澳门最大游戏平台主管

黄河三日
来源:文艺报 | 王昕朋  2021年01月13日06:33

隆冬时节,我沿黄河入海口的东营市向上,经滨州、济南二市,进行了三天的考察。三座城市,风格不同,性格不同,内涵也不同,但有一点是共同的,那就是深植于黄河文化之中的一种不懈追求的精神。

鸟儿乐园

黄河三角洲湿地公园位于黄河入海口的山东省东营市。我们来到这里时正值隆冬,又刚刚下过一场雪,原想来的不是时候,有可能是一次“遗憾”之旅。没想到一踏上这块土地,心灵受到深深的震撼。

一望无际,再望仍然无际,已经发黄的芦苇荡虽然不像春夏时节那样绿浪翻滚、气势磅礴,也不像深秋时节那样芦花飘雪、银装素裹,但金碧辉煌、波澜壮阔的景象,显示出一种成熟之美、广袤之美、雄性之美。同行的一位朋友赞叹道:“这浩荡的芦苇荡,可以容纳多少鸟类过冬啊!”

陪同考察的东营市的同志来了兴致,掰着手指,充满自豪地说:“黄河三角洲湿地公园1992年建设时只有187种鸟类,这几年增加到370多种,充分说明生态保护取得了明显成效。最近几年我们东营有句口头禅,叫做‘环境好不好,鸟儿最知道’……”

突然,一位同行惊喜的叫声吸引大家把目光投向窗外。只见一排排类似电线杆的水泥杆顶端,挺立着一只只大鸟,羽毛有的黑有的灰,嘴很长且笔直,外形极像白鹤。它们的姿势各不相同,有的曲颈像在眺望,有的低头像是凝思,有的扭头仿佛在等待。东营市的同志告诉我们,这种鸟叫东方白鹳,属于大型涉禽,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在全国大约有2500—3000只。2005年至今,东方白鹳连续十几年在黄河口繁殖,到2017年底已累计成功繁育937只,成为中国最大的东方白鹳繁殖地之一。2010年11月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东营市“中国东方白鹳之乡”称号。

“电线杆子怎么看不见电线?”一位同行好奇地问。

“您再仔细看看杆子上边有什么?”东营市的同志笑着说,那笑容有几分自豪、几分得意。

“鸟巢!”车上的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据东营市的同志介绍,东方白鹳对生态环境的要求相比其他鸟类特别苛刻。它们喜欢干扰少、环境好、食物丰的地方栖身,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是在高大的乔木或电线杆上筑巢。但是,在电线杆上筑巢,其粪便会腐蚀电线,也威胁其自身的安全。为此,东营人就在湿地上竖起一排排形似电线杆的水泥杆,供它们筑巢繁殖。他诙谐地笑着说:“我们称这是东方白鹳的‘安居房’。”

一般来说,冬季来临之前,鸟类会成群结队、拖家带口、浩浩荡荡地南迁,所以,过去的黄河三角洲湿地被称为“鸟类的国际机场”。但现在已是隆冬,不仅水泥杆上可见栖息的东方白鹳,水边、草地、沼泽地、甚至一片片湖面上,随处能看到各种鸟儿,有的在潇洒地散步,享受着冬日暖暖的阳光;有的在恣意地啄食,享受着湿地美味佳肴;有的快乐地追逐嬉戏,享受着天堂般的自由;有的旁若无人地在私语,享受着爱情的幸福……

这时,一阵鸟儿的鸣叫声在耳畔响起。东营市的同志脱口而出地说:“这是丹顶鹤在歌唱!”

仰头望去,只见天空中一群体型硕大、体态优雅、体格健壮、全身洁白的丹顶鹤在盘旋,时而向上,时而向下;时而绕着圆圆的圈子,时而排成长长的一字线……仿佛是在做一场激动人心的空中飞行表演。

“过去,东营是鸟类的国际机场、中转站。这些年生态环境越来越好,在这儿越冬的鸟越来越多!”东营市的同志说。

“真是鸟类的乐园!”一位同志赞叹地说。

“评判一个地方生态环境好不好,鸟儿可能比人类更有发言权!”另一位同志也由衷地感叹。

我想起在小学课本上读过的巴金先生的散文《鸟的天堂》,记述的是位于南方广东某地一棵千年老榕树一树成林,鸟儿喜欢在那儿栖息。眼前这片黄河入海口的湿地,不也是鸟儿的乐园吗?“环境好不好,鸟儿最知道”不仅是东营人的口头禅,也是东营人的一种精神追求,东营的一种标识。同时,它也应当是新时代的一个缩影!

一城湖光

我们进入滨州时,已是华灯初上时分,宽阔的街道上虽然车辆、行人与北京、上海等大都市相比显得稀少,但那一栋栋伟岸的商业大楼门前广场上拥挤的车辆、进出的顾客,那一排排居民大楼里通明的灯火,楼下悠然散步的人们,以及沿街饭店窗口显现的身影或笑脸,仍然能让人们感受到这座城市繁华的气息、暖暖的温度。我突然发现,离市中心越近,空中、地面上的灯光越发明亮,风格也不时变幻,忽而嫣红如同早春的霞光,忽而发绿似春天的绿波,忽而金光闪闪像金秋的稻穗,忽而五彩缤纷仿佛节日的焰火……

“这霓虹灯真漂亮!”我感叹。

滨州的同志告诉我:“这是湖光和霓虹灯光交相辉映产生的效果。”

听了滨州同志的话,我留心看了一下,发现车子驶过的沿街两旁,不时就出现一片明镜似的湖泊。那些湖泊有大有小,有长有方,但错落有致,布局工整,一看就知道经过科学规划、精心设计,不断打造。霓虹灯光在湖面上留下一道道快乐的身影,而湖水则反哺似的把光芒折射给霓虹灯光,相互交融、相互辉映,激动地编织着这座城市的七彩夜空。

我们下榻的宾馆三面临湖,其中北面是一片较大的湖。湖中有一座小土山,小土山面向湖的一面竖立着一排用霓虹灯组成的宣传牌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一行10个大字熠熠生辉。10个大字分列成10道红色的光柱,投射到湖面上,泛起一道道红色的光芒,这光芒再映射到沿湖大街的灯光上,就形成了一种独有的让人感到激情澎湃的灯光效果,就连街道也像轻轻飘舞的绸缎。

第二天在滨州城考察时,我留心观察了一下,发现这座城市里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,与湖泊相连的几乎又是一座园林。滨州的同志告诉我,建设黄河之滨生态园林城市,保护黄河生态,是几届市委市政府的共识,他们坚持绿色发展,同步推进资源开发、高质量发展和生态建设,把生态环境质量逐年改善作为区域发展的约束性要求,纳入考核体系 ,从市到区县再到乡镇街道,全都坚持“一张蓝图绘到底,一届接着一届干”,通过多年努力,全市建成108座园林72座湖泊,几乎遍布每一条街道。

小推车

在济南黄河之滨的黄河文化展览馆里,一幅旧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。照片上,是上个世纪50年代山东人民治理黄河时,推着小推车爬坡的场景:一群衣衫破旧的人们,奋力推着堆成小山状的淤泥,沿着陡峭的河坡向上艰难地行进。长长的车队,在古老的黄河河道上犹如一条气势磅礴的长龙……

这张照片似曾相识。我想起,在淮海战役纪念馆里也有几幅小推车的照片,只不过场景是战场上,小推车上堆的是粮食、弹药等物资。天空可见尚未散尽的硝烟,脚下可见炮火留下的弹坑。不同的时代背景,不同的现实场景,不同的历史人物,小推车上装载的货物也不同,但有一个共同之处,都是用小推车这种运输工具在改天换地。

这种木制小推车,因为只有一个轮子,而且靠人来推,所以也有人称之为独轮车、手推车。诗人艾青在《手推车》一诗中写道:“手推车,以唯一的轮子,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”,“手推车,以单独的轮子,刻画在灰黄土层上的深深的辙迹”。

然而,就是这样的一辆辆小推车,却推出了中国革命抑或说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。淮海战场上,几十万辆小推车日夜兼行,长驱千里,运送着战场上需要的物资,陈毅元帅曾充满深情地说:“淮海战役的胜利是老百姓用独轮小车推出来的。”“他们用小推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。”

新中国成立初期,山东省包括北方广大地区的人民群众,推着小推车投身祖国建设,黄河文化展览馆里这组照片就是这一时期的真实写照。

岁月更新,时光留痕。如今,小推车作为一种传统的运输工具已进入历史博物馆。我们在山东农村考察时看到,村里的马路两边停放的是各种各样的汽车等现代运输工具。但是深植于黄河文化之中、融入山东人民血脉之中的那种坚忍不拔、不怕牺牲、甘于奉献、赤胆忠诚的“小推车”精神,依然在齐鲁大地传承并不断发扬光大,小推车“吱呀吱呀”的历史回声,在北方大地久久荡漾,如同未来在召唤。

走出黄河文化展览馆,放眼奔腾的黄河,一支支小推车队仿佛出现在眼前,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在耳畔久久响起……

澳门正规最大游戏平台#首頁[欢迎您]